听书 - 辽东之虎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事实证明,冬天不睡觉的熊非常罕见。

在林子里面漫无目的的走了两个小时,别说熊,连跟动物的毛都没见过。

到处都是干枯的树枝,偶尔有一两片干枯的树叶,顽强的留在枯枝上面不肯掉下来。

前边的一片林子是针叶松林,地上掉落的厚厚针叶,好像一大块黄色的地毯。

脚踩上去松松软软的,需要打紧精神行走才行。因为只要不小心踩到石头,又或者是暴露的树根,就会崴到脚。

在森林里面行走,其实是一件非常耗费体力的事情。

尤其是你还得拿着枪,背着小背包。腰间还得挎着水壶!

体力耗费大,喝水就会多。

也不知道怎么了,这里的空气都似乎特别的干。呼吸时间长了,甚至有拉嗓子的感觉。

你只能一口小一小口的喝水润嗓子,所以水壶这东西不能少。

还不能喝多了,喝多了出汗就会多起来。

穿着厚厚的棉衣出汗,那滋味儿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

老猴子戴着作训帽,上面扣着钢盔。李麟不喜欢顶着钢盔,重达五斤的钢盔,时间长了脖子酸的厉害。

可老猴子不管这些,坚决制止了李麟想要把钢盔取下来的行为。

这位兄弟出了事情,绝对不是吃不了兜着走能够解决的。

没打过猎的李麟根本不知道,其实狩猎根本就不是这种随机的,漫无目的到处乱跑。

真正的狩猎,需要长时间的观察。然后以前大群人,有目的形成包围圈。

尽量搞大动静,将动物们驱赶到一起,然后才能开始猎杀。

这里面参杂了很多军事知识,想当年成吉思汗,就是通过狩猎来练兵。

传说努尔哈赤也这样练过兵!

李麟根本不知道这些,所以就是撞大运似的在林子里面跑。

撞到哪只动物那绝对是他的幸运!

不过对于动物来说,那就是不幸。

“那边儿有一个山洞。”看到山洞李浩立刻来了兴致。

好多人都告诉过他,山洞绝对是猛兽住的地方。在山里面,有山洞的地方必然会有猛兽。

“把洞口堵住!”来到山洞口不远的地方,李麟立刻命令道。

其实他不用命令,已经有十几支步枪瞄准了洞口。只要洞里面跳出来任何东西,都会被无情的打成筛子。

猎犬被放开,不大一会儿,洞里面传出来狗叫的声音。听得出来,洞里有发现。

李麟想要进去,却被老猴子一把按在石头后面。

“你们两个,进去!”老猴子随便用枪指着两个蒙古人。

“诺!”蒙古人也知道这不是什么好活儿,可还是战战兢兢的走进了山洞。

过来好一会儿,一个蒙古人才走出来。

“里面没有动物,不过有两个死人,还有一个快要死了的人。”

听到这么说,老猴子这才松了一口气。

看了一眼爬到树上的人,才把李麟从石头后面放了出来。

打着火把进入到山洞里面,尽管是冬天,可里面还是弥漫着死亡的味道。

走进洞口不过三四米远,就闻到了像血腥味儿又不是血腥味儿的味道。

地上躺着两具尸体,脸已经被不知道什么东西啃得烂糟糟的。耳朵还剩下半拉,鼻子整个已经没有了。

腮帮子上的肉被啃了个干净,露出森森的白牙。

裸露的双手也好不到哪里去,其中一个人的两只手更是直接不知道去向。

身上的衣服也多有被撕扯的痕迹,不过看上去因为毛皮比较厚的原因,没有扯开。

李麟进去的时候,惊动了一群正在进餐的老鼠。小家伙们吱吱叫着跑开,不过没跑很远,就蹲在黑暗的地方瞅着这里。

闻着令人作呕的味道,还有恶心至极的两具尸体。李麟脑袋一甩就吐了!

老猴子没有丝毫的不适,只是看了一眼两具尸体,并没有检查一下的意思。

同时也制止了手下人去检查!

“战场上,不要翻检尸体。你怎么知道,尸体下面会不会有什么东西。”

“尸体下面会有什么东西?”李麟不解的看着老猴子,他不明白老猴子说的到底是啥意思。

“呵呵!有人会在尸体下面塞上压发式手雷,又或者是在尸体边上埋地雷。

只要你去检查尸体,翻动一下就会爆炸。

也许你不会死,但肯定会受伤。或许你会失去一条腿,又或者你会失去一只眼睛。

反正这样近的距离上,想要全身而退就是痴人说梦。”老猴子绕过那两具尸体,来到那个奄奄一息的人身边。

这个人的情形也相当的惨!

半边脸全都是烂肉,如果是夏天一定会爬满蛆虫。腮帮子已经露出牙床,少了好几颗牙齿。

白皙的皮肤,金黄色的毛发。最惹人注目的,是他另外一只手上拿着的左轮手枪。

左轮手枪呈银色,握把的地方镶着两片漆木握把。握把上面,还覆盖了一层皮革。

这是车臣人的左轮手枪,这样复杂的枪把,就是为了在冬天的时候握枪不会太冻手。

大明军队里面,已经很少有人使用左轮手枪了。

备弹只有六发,更换子弹还麻烦。只有不会卡弹一个优势!

相比之下,盒子炮就好多了。

足足有二十发的备弹,如果加装上一个小握把,跟小机关枪似的。

长长的枪管,保证了射击的精准。

李麟亲眼见过,李枭卫队里的那些家伙,可以在五十米的距离上射杀喜鹊。

如果你想要用左轮手枪做到这一点,则相当的困难。

“这家伙不是俄国人!”又看了一眼这个人随身的水壶,根本不是俄军配发的大明水壶。

“弄死算了!”身后的人提议。

“这个人步枪不见了,双腿上有冰冻的痕迹。看起来也是逃到这里的,这家伙还真是厉害。

你看看身上的咬痕,这明显是遇到了狼。

受了伤还能在狼嘴里活下来,还真是挺难得。”老猴子围着这家伙转悠一圈儿。

刚刚那两个人没有检查,外表也看不出来是不是俄军。

不过这家伙,肯定不是俄军。

“既然难得,那就救回去。”李麟看了一眼这个家伙。

“带回去?”老猴子有些吃惊,他虽然觉得这人有些道行,但也没有想过要带回去。

要知道这出来已经三个多小时了,往回走的路也不好走。带着这一百多斤走山路,对体力是极大的考验。

感情您这位少爷不会背人!

“嗯!带回去,我爹跟我说。战场上抓到的俘虏非常重要,问出一些东西出来,会对今后的作战十分有利。

这叫战场情报!”李麟忍着耐心。

大明给蒙古人开出了赏金,不过只要那些车臣人的人头。

所以,至今为止蒙古狩猎队没有带回来一个活人。

就算是有举枪投降的家伙,也会被一脚踹翻,然后抡起弯刀斩下头颅。

带一个脑袋,比带着个累赘强多了。反正回到乌拉尔斯克,只要凭脑袋就能领赏钱。

更重要的就是,每上缴一个脑袋,就能够领到一瓶一斤装的大明老龙口。

蒙古人非常喜欢这种烈酒,客人来了能够喝上一杯老龙口,那就是最隆重的招待。

跟随李麟来的蒙古人,有强烈干掉这货的冲动。

不过既然李麟说了,那就不好说什么了。看到明军那个上尉连长,都会这个年青的军官毕恭毕敬。

憨厚的蒙古人也看出来,这个年青军官的背景一定很深。

踩住这人的手,夺过手里已经打空了的左轮手枪。找了两截树枝做成简易担架,无奈的轮流抬着走。

西蒙·海耶睁开眼睛,看到自己被人抬着有些兴奋。可看到这些人身上的迷彩服,还有脑袋上套了迷彩衬布的钢盔。

心一下子就凉了!

他被人俘虏了!

想要自杀,可左轮手枪已经不见了。

而且即便是有左轮手枪,他也拿不动了。浑身上下一丁点儿力气都没有,别说拿手枪,动动手指都困难。

一想到那些俄国俘虏们的遭遇,西蒙·海耶就很想立刻死掉。。

他曾经亲眼看到一个车臣人,用一根勺子把切掉俄军俘虏的脑袋。

勺子把很钝,所以他切的很慢。足足切了四十分钟之久,直到切断那人血管之前,那个可怜的俄军士兵都在大声惨叫。

西蒙·海耶见识过死亡,但这样的虐杀却是第一次见。

他不明白,这些留着大胡子的车臣人为什么会这样凶残。

他们朝着俘虏士兵的下体开枪,然后扒下他们的裤子,看自己打得准不准。

打得准的家伙会受到所有人的崇拜,而打偏了的人,则抱怨被自己打的人那东西太小。

拿着匕首就把小兄弟割了下去,想都没想就塞进了俘虏惨嚎的嘴里。

至于把俘虏的衣服扒光挂在树上,让他们活活冻死,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俄军刚刚被击败的那十几天里面,道路两旁的树上,到处都挂着俄军士兵的头颅,还有残缺的肢体。

有的俄军被活活钉死在十字架上,用来展示对东正教的蔑视。

相对来说,蒙古人和这些人非常像。

他们都留着大胡子,都对人头感兴趣。

在树林里面见到的尸体,没有一具是有脑袋的。

只不过蒙古人似乎比车臣人要仁慈一些,至少他们砍人头的时候不会用勺子把。

西蒙·海耶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他只希望自己能够死的痛快一些。

过去两天自己受到的伤痛已经很多了,他不想再经历这样的痛苦。

如果当初他知道,到车臣来会经历这样的痛苦,他根本不会离开芬兰老家,来到这个荒僻的地方打仗。

无论西蒙·海耶愿意或者不愿意,大明人都抬着他来到了那条路的边上。

看到拖拉机的那一瞬间,所有人都很高兴。

毕竟,抬着这样一个累赘走山路是一件很累的事情。

西蒙·海耶被抬上拖拉机,嘴不能言,身体也动不了的西蒙·海耶只能无奈的等待命运女神的安排。

只希望,自己死的不要太痛苦。

没有打到猎物,李麟显得有些意兴阑珊!

他真的是很想给老爹带回去一些战场上的东西,既然上不了前线,那高加索山里面的猎物就是最好的选择。

可现在,连个兔子都没有打到,的确让人觉得十分扫兴。

李麟只是扫兴,孙之洁差点儿疯了。

他是午饭时没有看到这位祖宗的时候,才得知李麟偷偷跑出去打猎了。

当他得知,李麟身边只有一个班和五个蒙古人的时候。他差点儿就枪毙了准许李麟离开的参谋长!

老天爷啊!

这小祖宗只要受那么哪怕一点点儿的伤,那大家伙就全完蛋了。

立下再大的功勋,也休想抵消罪过。

更何况,林子里是什么个情况,孙之洁太清楚了。

天知道车臣人在那里埋了多少地雷,如果踩上一颗,最低程度也是少了一只脚。

孙之洁不敢想象,拄着拐又或者被担架抬着回京城,李枭会不会疯。

千顷地一根苗儿,说的就是这位祖宗。

乌拉尔斯克,只要长腿能走的,全都被撒出去寻找李麟。

孙之洁发誓,只要李麟回来,立刻就把以不尊军令为由,把这小祖宗送回去。

这颗定时炸弹,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把他炸成碎片。

午饭根本没心思吃,孙之洁就站在乌拉尔斯克最高点的塔楼上,拿着望远镜往山里面看。

尽管知道,看了也是白看。

可他还是看了长达一个小时之久,然后就蹲在指挥部的电话机旁边,准备接收好的,又或者是坏的消息。

下午三点,天已经有夕阳西下的意思。

电话终于响了起来,找到这位小祖宗了。

“保护起来,立刻,马上给我带到指挥部来。派一个连,不,一个营保护。”电话这边儿,是孙之洁声嘶力竭的吼声。

声音之大,吓了那边亲自带队参谋长一跳。

他不明白,这位远征军第一军军长,为毛对一个小小的中尉军官这样看重。

不过联想到孙之洁的背景,他都如此看重的人肯定不简单。

现在,他非常后悔自己把人方出去的决定。

其他相关阅读More+

抗战最牛路霸

肥皂快乐水

女帝的内阁首辅

赵丹淅

混在三国的咸鱼

盲眼哥斯拉

回到1920

石头子

他欲为帝

一江风云客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