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这个剑修有点稳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长安城。

相龙府。

这本来是一座空置的府邸,十分豪华,坐落于长安中心地带,如今在庆王来长安之后,就成了其落脚的府邸。

府中书房,庆王与自己带来的心腹手下九玄坐于一堂。

“如何?”

“玄尊尚需一些时间才能入境。”九玄抱拳答道。

“动作真是够慢的,”庆王低声道:“夏曌那边查探消息的速度很快,拖不了太长时间了。”

“他毕竟是巨灵族四尊之一,玄尊要想入人域,自然是需要做好万全准备。”九玄用只有自己和庆王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庆王很好的隐藏住自己的情绪,喃喃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啊。”

“是的,如今万事俱备,只差玄尊入场了。”九玄的声音愈发低沉,即使四周已经被庆王的法域所笼罩,声音绝对无法传出去。

“戮尊大阵那边情况可有变化?”庆王喜怒不形于色的脸庞上一片凝重,他深吸一口气,不放心地又问道。

“为应对此阵,庆王您自八千年前就开始准备,此时早已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九玄继续道。

庆王这才点了点头。

戮尊大阵,人族第一神阵,是夏道祖亲手所立之阵,神力不用多言。

但是再强的阵法,终究也是死物。

是死物,那就抵不过活人的盘算。

更别说,为了解决此阵,他在八千年前定下计划,预见今日之景后,便是开始筹划。

整整八千年的时间,庆王就像潜伏在暗中的猎手一般,极有耐心地蛰伏着。

即使在一千年前,他就已经准备好了一切,但是为了能保证一举功成,他又多耗费了一千年时间,完善各个细节,以确保万无一失。

如此殚精竭虑,而到了现在,一切也按他的计划顺利进行,只差那最后一步。

沉稳如他,此时心中也难以自控地升起喜色。

只是行百里者半九十,越接近功成,他反而是忧心越重,生怕哪里出现半点差池,心中也愈发急切。

庆王从座位上起身,在书房中微微踱步,目光略有锐利,最后沉吟道:“虽然这边情况急迫,但这段时间暂且先别催玄尊了。”

“为何?”九玄一惊,心中不解。

之前庆王那般着急,甚至是开出诸般堪称割肉的条件,只为请玄尊尽快入人域,怎么在如今夏曌探查“换血交易”已初有眉头的情况下,反而是突然放平心态了。

庆王轻声道:“我与玄尊往来多年,知他生性多疑,先前因为心急,忽略了这点,才各种让步,只为请他尽早入人域。”

“想来,他之所以到现在都迟迟未动,也是心里起了些许疑心吧。”

“这只老狐狸.......”庆王不由摇头,默然片刻,继续道:“钓鱼,还是要有耐心的,越着急,鱼反而越容易脱钩,这是我的失误。”

“不过,我虽然在这点上有所疏忽,只是鱼饵这么大,他就算再多疑,都不可能抵御这等诱惑,终归是要上钩的,也不过是早晚的问题罢了。”

九玄眼睛一亮,“属下明白了。”

..............

青萝门。

已经做好准备再战一场的陆青山默然。

他倒是没想到,作为青萝门初代宗主的青萝老祖,竟然会如此好说话,如此没脾气。

不但不对破坏了其宗门大阵的自己进行追责,甚至是愿意主动配合自己,对青萝门进行排查。

虽然不知道青萝老祖究竟是如何想的,但其透露出的善意却是很明显,陆青山也没有再咄咄逼人,拱手抱拳道:“那就多谢青萝老祖理解了。”

青萝老祖摆手笑道:“不用客气,以后的人域,毕竟还是要让你们这些年轻修士去护持,我们这些已经是快要腐朽的老人能做的也只有看着你们成长,而不是与你们为敌。”

陆青山默不作声,行了一礼,不再多言,便是放出再度放出神识。

他那魂境中期的庞大神识,如一张天罗地网开始张开,沿着青萝门的地域,一寸一寸的往前探寻。

“应当不会骗我才对。”陆青山心中暗道。

当时的情况,罗森想来已经把他看作一个死人了。

而对于一个“死人”,说出一个假消息的可能性终究是不高的。

但是说是这么说,在没有见到澹台清润之前,他还是有些许担忧。

就在陆青山于一众青萝门修士的目光中,挖地三尺般查探青萝门时,做出一副壁上观姿态的青萝老祖,浑浊的目光突然一凝。

嗯?

一只由青光组成的手,无声无息的出现,一把朝着人群中抓去。

下一刻,在一声惨呼声中,一位中年修士被青萝老祖牢牢地囚于手心当中,使劲挣扎,但却是动弹不得。

“老祖饶命,老祖饶命!”被青萝老祖抓到的中年修士求饶道。

陆青山也注意到了这一幕,停下了自己的动作,目光看了过来。

“咳咳......为何要躲?”青萝老祖咳嗽了两声,冷冷问道。

“我.......我.......”中年修士额头冒出冷汗,支支吾吾,不知该做何解释。

“此人是谁?”青萝老祖询问一旁露出恭敬神色的青萝门副宗主。

“禀告老祖,此人是本门的长老,慕容长老。”

青萝门副宗主此刻也隐隐意识到了什么,颤声答道:“他是一千年前进入本门的散修,自进入本门之后,一直兢兢业业,为本门做出了不小的贡献,所以在百年前,宗主正式任命他为本门的长老。”

“慕容长老.......”青萝老祖微微颔首,随后问道:“他的洞府在哪里?”

青萝门副宗主在自家老祖面前不敢隐瞒,连忙指出慕容长老洞府的具体位置。

陆青山早已明白了一切,没有犹豫,神识立即就是顺着青萝门副宗主所指的位置探去。

可还未等他发现什么,被青萝老祖抓住的慕容长老眼中闪过一抹绝望神色,随后毫无征兆地全身颤抖起来。

“不好。”青萝老祖感受到了什么,神色一变,身体之中又有青光涌出,涌向慕容长老,但是为时已晚。

不过是须臾的时间,身为化神修士的慕容长老竟然就是失去了所有的生机,仿佛没了灵魂,就像是一滩烂泥一般全身软了下来。

陆青山神色微动,连忙飞了过来。

“这是.......”他看着一动不动的慕容长老,神色庄重。

“他自尽了,”青萝老祖面色难堪,“好诡异的秘法,此人分明被我完全禁锢,不得动用半分力量,竟然还能无视我的力量,施展秘法自尽。”

陆青山沉默了片刻。

实在太果断了。

发觉情况不对劲,就立马自尽,不留下任何线索。

如此滴水不漏的行事作风,让陆青山第一时间便是想到了地府修士。

片刻之后,他一跃而起,身形直奔慕容长老洞府而去。

事到如今,他基本可以确认,澹台清润应当就在此宗之中了。

青萝老祖神色变了变,想了想,最后也是动身,飞往慕容长老的洞府,准备与陆青山一同查探情况。

他也察觉到了此事的不对劲之处,显然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朋友被囚禁于青萝门”所能概之。

轰!

慕容长老的洞府之外,有一道阵法护持,但陆青山没有丝毫客气,驭剑而出,轻而易举的就是将阵法轰碎。

陆青山闪身进入洞府。

洞府之内十分宽敞明亮,灵气充沛,分成一间又一间的石室,井井有条。

显然洞府的主人,有用心在经营,哪像剑修的洞府,常常空空如也,朴素万分。

一眼看去,陆青山并无发现异常,不过他也不奇怪。

哪有把歪门邪道放在明面上的道理?

他放出神识在洞府内搜寻,很快,就发现了其中一面石壁上有些蹊跷。

陆青山微微弹指,一缕剑气就是射出,瞬间将石壁轰开,一条幽深的通道出现在石壁之后。

他迈步进入通道,向前走了一小段路程,豁然开朗。

此刻,一间密室出现在他面前,其内有阵阵阴寒气息散出,充满了森然之意。

陆青山眉头紧锁,走入密室之中。

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团被黑色魔气所笼罩的模糊女子身影。

他没有丝毫迟疑,浑身元力涌动,瞬间就是将密室内所有的魔气驱散。

藏在雾气里的女子面容逐渐清晰起来。

正是澹台清润。

她身上并无明显伤势,但是面色却是无比苍白,双目紧闭,精气神萎靡,一副饱受折磨的样子。

由黑色魔气所凝聚而成的锁链,将澹台清润四肢完全禁锢住,使她动弹不得。

这时,紧随其后跟了过来的青萝老祖,看见这一幕,瞳孔骤缩。

“这是......魔气?”

陆青山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龙雀出现在他的手中,陆青山向前一步,一剑斩出。

那由魔气所凝的锁链顿时崩溃,化作滚滚的黑雾四散翻滚。

青萝老祖眉头一皱,伸出手一抹,便是将这些魔气尽数抓取过来,在手中形成一个黑球,仔细端详。

这边,在斩断魔链之后,澹台清润的身躯立刻是从空中跌落下来。

陆青山伸手揽住澹台清润,见其气息虚弱不说,更是一动不动,已经彻底昏迷过去,连忙是从芥子之中取出几粒疗伤丹药,给澹台清润喂下。

这些丹药都是师尊夏道韫给他的,虽然他用的机会并不多,但都是品质绝佳的丹药。

可见,丹药很快就是发挥了作用,澹台清润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血色。

须臾之后,她的手指微微动弹了一下。

陆青山知道澹台清润这是要苏醒过来了,望着她的面庞,默默等待。

终于,澹台清润的睫毛轻轻颤抖,仿佛是在积蓄力量,片刻之后,她那紧闭的双眸缓缓地睁开了。

在睁开眼的瞬间,澹台清润的目光中满是茫然,似乎还没从先前的折磨中缓过来,直至半晌后,迷茫才逐渐消失,化作了清明。

而后,她便看到了陆青山。

“你真的来了.......”澹台清润怔怔,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是从口中憋出这样的一句话。

“受苦了,”陆青山长叹了口气,并没有隐瞒真相,抱歉道:“他们是冲着我来的,只是因为你与我相熟,所以才被牵连了。”

澹台清润摇了摇头,“这不算什么。”

“咳.......”刚说完话,澹台清润就是轻咳一声,秀眉皱起,丝丝血迹从嘴角渗出。

陆青山面色一寒,连忙仔细查探澹台清润的情况。

却发现自己刚刚给她喂服下的丹药药力,不知怎的,在她体内就像是被污染了一般,从原先精纯的生命力,变成了黑色的有毒之物,在澹台清润的经脉之中横冲直撞,使得她的伤势不断恶化。

他眉头一皱,虽不明白具体是什么情况,但澹台清润此时身体无比虚弱,是经不起折腾的。

他不敢再迟疑,连忙是运转自身元力,涌进澹台清润的身体,迅速将那些被污染的药力给消磨掉。

但此时澹台清润的生命力已然变得愈发虚弱起来。

丹药无用,甚至会起反效果。

陆青山心中一动,忘川从他的体内飞出,落在他的手上。

在青萝老祖惊讶的目光中,耀目的剑光一闪,对着澹台清润斩了下去。

忘川:碧落。

主生之剑。

浓郁的生机顺着这道剑光,像是一泓清泉,涌入澹台清润的身体之中。

澹台清润那虚弱的肉身,此时就像是一块海绵,如饥似渴般地吸收这由生命力形成的清泉。

在这一剑之后,澹台清润的生机终于不再是风中蜡烛,随时可能熄灭,而是稳定了下来,面上的血色也多了几分。

“还没完全好。”

陆青山的心并没有完全放下。

因为他发现,此刻澹台清润的身体就像是一个漏斗,虽然得到了生机补充,但这些生机却是在以一个恒定的速度流逝。

治标不治本。

陆青山神识在澹台清润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中都仔细探寻了一遍,还是没有发现问题所在。

“又得回天机观一趟了。”他在心中暗道。

如果不治本,再多的生机都无用。

可术业有专攻,作为剑修,陆青山除了丹药和忘川的碧落之剑,并未掌握其它的治疗手段。

而疗伤,是属于灵修的领域与擅长。

他不敢多耽搁,回头深深看了一眼青萝老祖,“这次多谢老祖帮忙,她伤势严重,我需要带她回去治疗,就先行告辞了,对于贵宗的青萝大阵,我也只能说声抱歉了。”

青萝老祖点头,表示理解,“救人要紧。”

“至于护宗大阵,”他看了眼手中由魔气所凝结而成的雾状球体,沉声道:“本宗之内,竟然出现了地府修士,也是本宗的疏忽,就当是一个教训,小友不用记在心上。”

陆青山虽然诧异于青萝老祖的态度,也有心再在青萝门中追查一番慕容长老的事迹,但现在澹台清润的情况不容乐观,他也就不再多想。

一切以澹台清润的性命为重。

.........

陆青山迅速是带着澹台清润离开,身影消失无踪,只留下经历了一场“大战”的青萝门,以及完全被陆青山所惊骇到的青萝门弟子。

青萝门,在这一次事件中,由于陆青山的手下留情,除了慕容长老以外,并没有死伤一人。

但是其的护宗阵法青萝大阵被破,崩溃大半,被严重摧毁,这绝对算得上是很巨大的损失了。

甚至可以说这是青萝门至成立之后,都从未经历过如此巨大的打击。

即使以他们之底蕴,想要恢复元气,修复阵法,没有个百来年时间也断然难以做到。

但是此刻,慕容长老的洞府内,从沉眠中苏醒过来的青萝老祖,低垂着头,面色却是显得无比恭敬。

在他的面前,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诡异的身影。

身材魁梧,生有四臂。

“做的不错。”那个诡异身影的声音无比嘶哑。

“不敢居功。”青萝老祖惶恐道。

那个诡异身影没有再做出回应,密室之中一片寂静。

过了片刻,青萝老祖以为那位大人走了,这才小心翼翼地抬起眼睑查探情况,却发现那道诡异身影仍停留在原地,同样是低着头,面孔藏在阴影中,不知道在想什么。

“陆青山啊陆青山.......情报我已经给你了,不要让我失望啊.......”那道诡异身影喃喃了一声,然后抬起了头,恰好是与刚刚抬起眼睑查探情况的青萝老祖对视了一眼。

青萝老祖骇然,瞳孔一震。

他浑浊的眸子中,清晰倒映出了那道诡异身影的面庞。

那是一张无比狰狞的脸,硕大的四只青目闪着幽光,隐隐能看出人形。

......罗睺!

其他相关阅读More+

代练成皇

霸气的伤

神威领主

言?

快穿:一言不合么么哒

本宫微胖

格斗巨星

无限循环

网游之异生星皇

几落寒秋

我有无限宝石

乐活透明
play
next
close